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你们想干什么?我根本就没有病!”顾夫人拼命挣扎。

    她使劲踢开护士手中的针管,畏惧地紧缩着身子,“你们把手机给我,求你们了,等我出去之后一定会报答你们,不管是钱还是爵位,你们想要什么我都可以给。”

    医生的笑容逐渐变得狰狞,“夫人,您不要忘了教皇跟您说过的话,想要活命一定要好好配合我们的治疗,否则出什么岔子,我们可负不起责。”

    这根本就是赤裸裸的威胁,可是顾夫人如今还能做什么?

    人为刀俎我为鱼肉,她被困在这里,只能任由这些人随意宰割。

    从现在这种情况来看,教皇和顾言聪那个混蛋暂时还不会要她的命,否则也不会把她放在这里,刚才也有机会,大可以直接掐死她,虽然不知道他们接下来会有什么计划,可是既然他们暂时不想要她的命,医生给她的东西就算有问题,但是应该也不会致命。

    要是继续这样反抗下去,反而可能会有生命危险。

    她只能暂时压下这口气,只要还活着,就能够想到办法把消息传递出去。找到顾承泽,也许她还有救。

    思及此,顾夫人不再反抗,她将头别到一边。

    医生满意一笑,重新拿出针管将液体打进顾夫人体内。

    这一针下去,顾夫人只觉得身体开始变得轻飘飘的,昏昏沉沉仿佛置身云端,接下来便什么也不知道了。

    此时在医院楼下,顾言聪的车停在门口,教皇出来之后上了他的车,“阁下,我有个问题想要问你。”

    顾言聪轻勾唇角,“你想问我为什么不直接要了夏依兰的命,这样我就能直接走到那个至高无上的位置?”

    教皇点头。

    “如果真的这样做,就算登上那个位置,也会有无数争议,不利于将来的统治。”米拉夫人在E国是个传奇人物,要是这样不明不白地死了,接替她位置的又是他这样一个名不正言不顺的养子,将来必定会有流言,而他的身份本就敏感,加上根基不稳。哪怕是真正生于王室的贵胄也怕流言蜚语,何况是他这样的身份。

    “我知道您在担心什么,只要米拉夫人能够主动开口禅位,你的担心就可以消解。要让她主动开口,我有很多种办法,正当的或者不正当的都可以。”

    顾言聪摇头,“你说的那些法子我都知道,但是你可能忽略了一个人。”

    “谁?”

    “顾承泽。”

    教皇不以为意,“一个已经退位的亲王,也并非出自王室。如果他只是退位,没有连同风起集团一并放弃,或许现在还能造成威胁。可是你不要忘了,他现在不仅无权无势,而且连跟您抗衡的资本都没有,何足为惧?”

    顾言聪点燃一支烟,深深地抽了一口,“那只能说你不了解我这个哥哥。虽然我们没有一起长大,可是他的心思手腕,即便我身居E国也能体会到其可怕。”

    教皇还是没将顾言聪的话放在心上,“你是生活在他的光环之下太久,太害怕他了吧?”

    “风起集团在我父亲手中的时候只是一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