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第219章,这是个秘密,我不能说!

    季尧的心脏宛如被来自地狱的黑爪给抓住了,那双黑爪用力的攥紧他的心脏。一瞬间鲜血淋漓,窒息沉闷,脊背猛然绷紧,脚步生生的顿住。

    握着手机的长指,指尖是一片僵硬的白色。

    一瞬间,冷气充斥着整个环境。

    季向鸿也听见了电话内容,他恼怒的咬牙骂道,“这个逆子!我怎么养大这样一个逆子啊?”

    深谙的眸子里满是猩红色的怒气,他担忧的脸色都变了。

    电话那端的小女人显然是乱了分寸了,嗓音不断的颤抖着,“保镖们追了上去……可是季诚把他们甩开了……他抢走了我们的季霄凡……他才三岁多一点……他怎么面对那么穷凶极恶的季诚?老公……怎么办?我们要怎么办?”

    季尧的表情变得肃杀不已,深潭般的眸子里笼罩了一层毁天灭地的气息,声线紧绷却清晰,“听着,现在乖乖在家里坐着等着。我会把季霄凡带回来的,我会把他平安的带回来!”

    虽然今天晚上陶笛没有见识到季诚是有多么的丧心病狂,有多么的穷途末路,可是她能想象的。她能想象到季诚一定是阴谋暴露,私生子的身份也暴露了,所以他才会恼羞成怒,变得这么穷凶极恶的。

    她只要想到这一点,就不敢再往下面深想。

    她的季霄凡还那么小,那么酷,又那么的能说会道。他如果出世了,她要怎么办?

    她不敢去想象季霄凡被季诚抢走之后,会受到的伤害。脑子里只要划过那个想法,心口就痛的窒息。

    她颤抖的双眸里,有化不开的担忧和紧张,一只小手一直无措的放在胸口的位置上。似乎只有压着那个地方,心脏才能不跳出胸腔。当她听到楼下的动静,看着季诚开着的警车远去,她的双腿就开始发软。

    “老公……求求你……一定要把季霄凡平安带回来……我还要继续跟他斗嘴……求求你。”她只能无助的哽咽,声音破碎的让人心颤。

    她的担忧,让季尧的心口狠狠的揪着痛。

    他深呼吸,伸手再去解开寸衫上的第二颗扣子,呼吸才通畅了几分,他压制住自己内心的紧张和愤怒,坚定道,“陶笛,萌宝宝,听我说。你现在乖乖的坐在沙发上,等我,等季霄凡回来。有我在,我不会允许我的儿子出事!”

    陶笛小脸都已经被吓的惨白一片,她只能忍着泪水,不停的点头,“嗯,我知道了……我知道了。”

    在要挂电话的时候,她又控制不住地的咬唇叮嘱,“季尧,你跟我保证。保证你会没事,保证季霄凡跟你一样安然无恙的回到我的身边。好不好?”

    那一声带着沙哑的嘶喊,让季尧健硕的身影猛然一震,胸腔震动,暗哑的声音蹦出来,却带着怜惜和安抚,“陶笛,你对我信任有多少?是不是很多?你把你对我所有的信任都拿出来,统统拿出来,信我这一次,嗯?”

    陶笛的眼眸中闪烁着泪花,一滴眼泪无法克制的掉落下来,她颤声道,“我信你!我信你!!”

    心里那一团火焰,轰然炸开。

    季尧收线,眸底迸发出毁天灭地的熊熊火焰。身子紧绷的像是铜墙铁壁,狠狠的压下心底那股逆流的气息,拨通了左轮的电话,“出事了,季诚绑走了季霄凡……”

    通知了左轮之后,他带着旁边的几名保镖,大步下楼。

    季向鸿在连连的打击之下,脆弱的站着都踉跄。他一个箭步冲上前,“小尧,我跟你一起去!”

    季尧顿住脚步,看着他,眸光暗沉到极点,“你现在去别墅,安抚陶笛!救季霄凡的事情,有我在!”

    说完这句话,头也不回的下楼去。

    季向鸿懊恼的捂着自己的半边脸颊,他也不懂自己到底作了什么孽?居然会培养出季诚这样一个丧心病狂的儿子?虽然他不是亲生,可他一直当着亲生儿子教育的。

    怎么就会这样?

    现在他只祈求上天保佑,保佑他的孙子平安无事!

    他紧张的连外套都顾不得披上,就这样抓着车钥匙下楼去了。

    ——

    凌晨,空旷的环山公路上,警车在疾驰着。

    季诚面色阴沉,五官狰狞的在不断加速。

    警车的后排座上,筱雅一脸苍白的昏迷着,歪在一边。

    季霄凡小朋友的双手双脚都被手铐拷着,他被拷着的方式也十分的变态。右手跟左脚拷在一起,左手跟右脚拷在一起。这样的变态方式,让他的小身体扭成了一团。这样的姿势肯定很不舒服,他的小脸都难受的皱成了一团,小眉头也紧紧的蹙着。

    季诚一边开车,一边怨毒的透过后视镜看他,嘴角阴森的勾起,“臭小子,你怎么不喊了?不叫了?你倒是叫啊!”

    季霄凡刚被抢上车的时候,的确是喊过救命。

    而季诚很享受他这么稚嫩的,挣扎的面孔,会满足他心里的报复感。

    可是这个混蛋小子,只叫了几声就不叫了,真是扫兴。

    季诚只知道季霄凡小朋友一直垂着脑袋,很难受的样子。却根本不知道他此刻心里在想什么?

    此时此刻的季霄凡小朋友,心底是满满的后悔。真是不应该因为好奇心,大晚上跟着这个坏蛋二叔出来研究警车。

    事情的起因是这样的——

    季诚在被警察押走的过程中,起了歹念。他打伤了警察,还抢了警车。

    当时一同被押走的筱雅小脸吓的彻底白了,她吓的也要跳车。季诚变成这样,她自然是不能再跟着他一起犯浑了。再说了,她多少是了解季诚的。她知道季诚心胸狭隘,知道季诚城府深,知道季诚阴狠无比,刚才她在最后的关头明哲保身将一切罪过都推开了他。

    这会若是再跟他走了,她还能有活路吗?

    她挣扎了几下,季诚就疯狂的将她打晕了。

    他逃走,是一定要带上她的。

    他带走了筱雅,然后脑子里面唯一的念头就是要报复季尧。狠狠的报复季尧,怎么能让他痛,就怎么报复他?

    他能想到的最狠的报复手段就是把他的儿子抢走,然后碎尸万段,让季尧一辈子都活在不能救自己亲生儿子的痛苦中。

    他把车开到了季尧的别墅门口,他直接带着枪去按别墅的门铃。

    出来开门的是别墅的女佣,女佣是认识季诚的,只是他是季先生的弟弟。至于今天晚上在老宅发生了什么,女佣是完全不知情的。也丝毫没有意识到危险在逼近。

    当时的季霄凡还没有睡,他有一个零件组装的小问题需要问爸爸,所以一直等着爸回来。

    听到脚步声,他立刻跑了出来。等他看见是季诚小叔的时候有些意外,“小叔?”

    季诚一直都知道别墅的周围有保镖守护着,所以这个小家伙主动跑出来,倒是给他省了不少力气。

    他看见小家伙手中还拿着一个小工具,立刻眸光一转指着外面的警车道,“小子,小叔知道你喜欢汽车。所以今天特地开来一辆警车让你研究,走吧,跟小叔去车里。小叔陪你一起研究。”

    季霄凡对待汽车的痴迷,用陶笛的话来说就是已经到了走火入魔的程度。

    平时家里有妈妈的宝马车,爸爸的路虎,还有其他几辆车,唯独没有警车。

    小孩子的天性就是对警察这种职业有一份崇拜,对警车自然就非常好奇了。

    他清亮的小眼睛里闪烁着光亮,当即就乐不思蜀的跟着季诚出去了。

    一到门口,季诚就直接将他抱起来塞到车里。

    而周围的保镖冲上来保护他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

    因为季诚手里有枪,他的枪直指着季霄凡的小脑袋。保镖们只能被动的看着季霄凡被带走,他们追上去的时候,也来不及了。

    季诚的车技很高,而且手里还有枪,保镖们不敢逼得太近。

    最终,只能被甩开……

    季霄凡鼓着小腮帮子,也不挣扎。因为他知道这是手铐,根本就挣扎不开。何必要浪费力气呢?

    他挺着小叔这恐怖的声音,心底一阵阵的发毛。

    他在游戏解说上面看见过类似的绑架画面,他想他现在是被绑架了。

    都是好奇惹的祸!

    他小眼睛转了转,打量着警车。突然发现这警车其实也没什么好研究的,反而还一直吵啊吵的。吵的他小脑袋都快炸了……

    还好,之前爸爸有跟他说过绑架逃生这一类的知识。他在小脑袋里面不断的搜索着这方面的知识……

    季诚车速开的飞快,颠的季霄凡小脑袋不断的撞到椅背上面,撞的他很疼,忍不住咬牙。

    他这个反应被季诚看见了之后,他猩红的眼眸中满是报复的快感,变态的不断加速踩油门。

    可怜的季霄凡小朋友的小脑袋就像是皮球一样,随着车内的惯性,一下又一下的撞到椅背上。

    最后一下子,他被惯性撞的直接从椅座上面撞到下面,他疼的不断闷哼。

    他索性就直接窝在椅背下面,因为下面空间小,窄窄的刚好够他待的,可以稳定他的小身板。

    小叔再怎么刹车,他的脑袋也不会再撞疼了。

 &nbs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