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第169章,你大爷的!

    冯宇婷没看身边的人,只淡淡的说了两个字,“谢谢。”

    她的语气虽然还是一贯的清冷,但是却掩藏不住的疲惫和虚弱。

    这该死的虚弱语气,让左轮有些控制不住的心疼。尽管他自己也被季尧车祸这件事弄的焦头烂额,疲惫不已。可这个时候,还是忍不住心疼她。

    出了电梯,冯宇婷深吸了一口气,勉强站住。

    一抬眸,刚好迎上左轮那张有些关心,有些心疼,又有些压抑的俊脸。她一怔,连忙推开他的大手,语气更冷淡了,“我自己可以的。”

    左轮蹙眉,也不说话,就这么看着她。

    冯宇婷忍着疼痛,一瘸一拐的走出医院大厅,再走向停车场。

    感觉到身后那道复杂的冷眸,她即使疼的满头大汗,也咬牙忍着。

    好不容易走到车边上了,她脚被镂空石一崴,跌坐在地上。

    左轮再也压抑不住的冲上前,将她直接抱起来。

    冯宇婷连忙抵触的叫道,“你干什么?快放下我,放下我啊!”

    左轮蹙眉,不耐烦的喝了一句,“闭嘴!你丫给我闭嘴!”

    冯宇婷被他这样吼的愣了一下,左轮趁机将她抱进自己的车厢内。

    本来他想要直接把她扔进去的,可看她那痛楚的脸色,最后丢的动作收敛了,变成了小心翼翼。

    冯宇婷被放进他车内之后,反应了过来,“我自己能开车!”

    左轮对于她逞能的样子,实在是生气,他冷声问了一句,“有什么是你不能的?是不是你还可以一个人生孩子?”

    冯宇婷一怔,理智的回答,“对,我是可以一个人生孩子。我可以人工授精。”

    左轮嘴角抽了抽,猛的关上车门,为了防止这个女人逃跑,在自己坐进驾驶室之前,还落了中控锁。一边快速的绕过车头,一边咬牙切齿道,“该死的女人,不气死我死不罢休!”

    他上车之后,就发动了引擎。

    冯宇婷果然是很不配合的道,“快停下,放我下车。快点!”

    左轮充耳不闻,直接不理她。

    冯宇婷抗拒的蹙眉,只可惜自己的脚踝太疼了,疼的她黛眉一阵阵的紧蹙。就连大声说话都能牵动到脚踝,疼的她忍不住倒吸一口气。可她依然很固执的调整呼吸,然后坚持下车,“左轮,你快点放我下车!你到底要我说几遍?”

    左轮终于开口了,不过一开口就气的冯宇婷脸色涨红,“说到你说累了为止。”

    冯宇婷抽了抽唇角,只好道,“我说累了,你现在可以停车了吗?”

    左轮蹙眉,沉声道,“既然说累了,那就闭嘴好好休息一会,我送你回家。”

    冯宇婷没见过这样的,这两天实在是太过不顺了,她忍不住爆了一句粗口,“你大爷的!”

    左轮心情也很糟糕,所以也回了一句,“你大妈的!”

    冯宇婷再次无语的抽了抽唇角,然后冷哧道,“你不怕我的病传染给你?”

    她的话说完之后,瞬间感觉到车厢内的空气冷凝了几度。

    果然,提到这件事顺利的让左轮的脸色阴沉了几分。他真的有一种当即就把她丢下车的冲动,可最终还是忍住了这样的冲动。因为他车速开的很快,这会已经到了马路上了。现在是深夜,所以,这会马路上没什么行人和车辆了。

    大冬天的,把一个女人扔下太不男人了。

    所以,半响之后,他只冷冷的道,“没事,我有很强的免疫力!你也别叫的跟被我绑架了似得,我考虑到你受伤的那只脚步方便踩刹车,怕你今夜变成马路杀手,影响东城的交通安全才送你回家的。我对你已经没别的意思了,继续做你的淡定姑娘吧。”

    冯宇婷闻言,看了下自己受伤的脚踝,好像真的动不了了。想到上次这个左轮在自己没有意识的情况下都没有伤害自己,这次他很清醒的状态下,更加不会伤害自己的吧?

    她不再抗拒了,他的那个理由成功的说服了她。

    不过,她想到最后一句话,心底就有些隐隐的不舒服。

    她也想不通自己为什么不舒服,总之就是心理不对劲。其实,左轮对她没意思了,这是她求之不得的。

    可心里这是不舒服到底是为何?

    她想了想,大概是因为这句话否定了她的自身魅力吧。

    如此安慰着自己,她深吸了一口气,不再说话。

    她其实已经是超过48小时没有合眼休息过了,安静了片刻之后,竟累的睡着了。

    而左轮之后就一直沉默着,直到车在她家别墅门口停下,他看着她熟睡的样子忍不住发呆。

    她看上去很累,脸色不是很好,可睡着的样子很安静。少了几分平时的高冷和犀利,倒是多了一丝无助的柔和。他忍不住伸手去将她散落在脸颊上的碎发往后面拨了拨,忍不住叹息了一声。

    心底将自己鄙夷到了极点,明明说好了不犯贱,可见到她就忍不住犯贱。

    这一路,他自己都快嫌弃自己了。

    大手一抖,就碰触到了她的脸颊,那温热的感觉让他的心尖也跟着一颤。

    冯宇婷被他的动作惊醒了,睁开眼眸,有些迷蒙的看着他。

    等她意识到自己还在他的车内时,眉宇间闪过一抹戒备。

    这抹戒备,成功的伤到了左轮。

    他嘴角勾起一抹冷淡的弧度,哑声道,“到了,你可以下车了!”

    冯宇婷连忙解开安全带,然后下车。因为动作有些急切,她不小心把受伤的那只脚先落地,疼的她倒吸一口气。最终还是坚强的忍住了,她一瘸一拐的推开别墅的大门走进去。

    走路的姿势别扭到了极点……

    左轮在她下车的一瞬间,就调转车头加速离开了。

    一路上,他把车内音乐开到最大声,一只手扶着方向盘,一只手抽烟。

    抽完了烟盒里面最后一根香烟后,他对着自己发誓,“左轮,你再对冯宇婷犯贱一次,你就去死!!”

    ——

    第二天。

    陶笛早晨起床配合医生的治疗,输液。

    中午,乖乖的吃了一碗米饭,还喝了一小碗排骨汤。

    她现在就是要争取把自己的身体养好,然后等着季尧醒来。

    她输液完了,就会让女佣扶着她一起去看季尧。一般的都是她一个人呆呆的看着里面躺着的男人,女佣远远的陪着她,默默的难受着。

    家里的女佣跟陶笛朝夕相处,之间有了深厚的感情。每每看见陶笛单薄的身影,还有那痴痴的眼神,就会心疼的落泪。

    陶笛自己是不允许自己哭的,她始终记着季尧不喜欢她哭。

    她只是默默的看着他,陪着他。无声的陪伴,也是一种陪伴。

    季洁跟筱雅也会来看季尧,筱雅是顾楷泽陪着一起来的。

    她每次见到陶笛都会温和的跟她打招呼,就好像之前她偷偷亲季尧的那件事根本没有发生过一样。她会打招呼,也会关心陶笛。

    可陶笛看着她这副嘴脸就觉得呕心的很,每次不管筱雅说什么,她都只会给她一个鄙夷的冷眼。对于她这样的白莲花,她怕说一个字都会脏了自己的舌头。

    偏偏每次筱雅都会孜孜不倦的在她面前演戏,不管她怎么冷眼相对,她都能演的下去。

    这一天下午在重症监护室门口再次遇到了,筱雅还是温和的打招呼,“嫂子,你还好吗?下午怎么没午休一会?孕妇是需要多休息的。”

    陶笛还是一瞬不瞬的看着里面到那个昏迷着的男人,她想着已经是第三天了。他也该醒了,她甚至希望他能像上次那样其实已经醒了,只是为了引出幕后的坏人,才装睡的。

    可是,这一次他是真的昏迷着。

    等到规定的时间她换上无菌服进去看他,不管她说什么,做什么,他都无力的躺着不给她任何回应。

    她每次出来的时候,都会说老公我相信你会醒的。

    出了重症监护室,筱雅跟顾楷泽还在。

    筱雅难过的在一旁落泪了,而顾楷泽则是惺惺相惜的在她边上,温柔的帮她擦拭着泪水。

    陶笛心底一阵的悲凉,对于这个无辜的顾楷泽,她也很是无奈。她可以笃定筱雅对顾楷泽只有利用,或者说只是把顾楷泽当成达到目的之前的一块挡箭牌。

    可怜的这个顾楷泽还以为自己真的得到了爱情,如此细心周到的呵护着她。

    不知道筱雅每次看见顾楷泽深情款款的样子,会不会有点心虚和羞愧?

    不过,她也只是随便想想,现在她自顾不暇,也管不了别人的事情了。

    再说了,就冲着顾楷泽对小雅的这种宠溺态度,她想管也管不了。

    她不想看见筱雅惺惺作态的嘴脸,直接绕过他们想回病房休息。

    无奈,这个筱雅不要脸到了一定的境界,她看见陶笛主动关心道,“嫂子,你这两天好像又瘦了。是不是这两天没休息好?你别太担心了,尧哥哥一定会没事的。他一定会醒过来的,你自己要保重好自己的身体。这两天吃的好吗?我那还有楷泽给我煲的营养汤,等会我让楷泽送点到你病房去好吗?”

    陶笛不屑的勾唇,连一个字都懒得跟她说。

    筱雅一点也不介意她的冷漠,又继续道,“嫂子,我真的是好意。我知道你因为上次的事情对我还有误会,所以我只让楷泽送过去,我自己保证不去打扰你好吗?你怀的是尧哥哥的孩子,按道理来说孩子还应该叫我一声姑姑,你就当我是关心孩子的好吗?楷泽手艺不错的,真的!”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