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有事?”连心挑眉与几人正面相对。

    为首的女生一脚把宿舍门踹开,然后直接坐到她的位置上,指着连心正在收拾的行李,“拿走。”

    连心上下打量着她,一头黑长直的秀发,本来清秀的五官被浓烈的烟熏妆掩盖,脚踝上还有一大片文身。

    只看她的打扮,就没办法让连心产生好感。

    虽说学艺术的女孩子多少会有点特立独行,但是太过彰显个性,就有点哗众取宠的嫌疑了。

    见连心不动,她一脚把她的行李踢到地上,“以后我们四个同宿舍,顾太太可要多关照。所以,不知道你能不能把你的地方腾出来,顺便去把马桶刷了?”

    原来是同宿舍的室友,未来四年可能都要在同一个屋檐下,连心想着,反正本来她的年龄也比这几个刚上大学的大,所以并不想跟她们计较。

    她把行李捡起来放到门后,然后去打扫卫生间。

    在学校里,这是每个值日生都要做的,所以连心并未多言。

    刚拿起扫帚就听到几个女生在门外嬉笑,“我就说她是个白痴吧,你看刚才那唯唯诺诺的样子,笑死人了。”

    “但是她的确凭借一己之力闯进了国际珠宝设计师大赛总决赛,还揭穿了林子欣学姐抄袭的事情。”旁边一人面上有些疑惑。

    “玉家的事情只有他们自己心里清楚,帝都十大家族谁比谁干净?也许就像之前微博上说的那样,根本就是那个姓玉的老不死重男轻女,不想死了让玉家的东西全姓林。”

    “嗯,有道理。”

    为首那女孩忽然压低声音,“不管玉连心的脑子究竟好不好,你们始终给我记住一点,不要让她在学校的日子太好过,只要办到这一点,我姐姐那边少不了你们好处。”

    “你放心吧晋仪,包在我们身上。”

    连心正纳闷,这个叫晋仪的女孩子她姐姐是谁?又为什么要跟她过不去?

    忽然卫生间的门被撞到一边,两个女孩子朝她露出凶相,其中一人直直冲向连心,要去扯她的头发。

    连心轻轻一侧身便避过了,另一人则端起一盆水猛地浇向她。

    连心反应非常迅速,她伸腿一绊,那女生剧烈摇晃了两下之后失去重心,满满一盆水全都洒在了自己身上。

    两人这时看连心的眼神都变了,赶紧像狗一样爬回为首的女孩子身边。

    “有两下子。”晋仪不以为然。

    随后她把宿舍门重重关上,逼视着连心,“你还不知道我是谁吧?”

    连心瞥了她一眼,一点印象都没有。

    她发出一阵鄙夷的声音之后看着连心道:“你还记得锦城的连山集团吗?”

    刚才还不以为意的连心身体内所有的细胞都因为这句话瞬间绷紧,“你是谁?”

    “把我姐夫害得无法打开帝都市场,只能待在锦城那种小地方,还让我姐姐差点跟她分手,你难道都忘了?”

    “你是温宁的妹妹?”

    “呵,不算太蠢,记住我的名字,我叫温晋仪,以后我们有的是时间好好算账。”

    连心唇角轻挑,这世上总有人不喜欢好好活着,她没去找林澈和温宁的麻烦,他们倒先迫不及待来送死。

    本来连心并不想将他们三人之间的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