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第11章,心机婊的N+1次方

    陶笛微微愣怔了两秒,看见他眸底坚定的沉色,想到自己所受的委屈,不客气的扬手狠狠一巴掌扇到施心雨脸上。

    她用的力气不小,震得自己手心都有些麻。她向来遵循的就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这条原则,这一巴掌是施心雨自找的。

    施心雨措不及防,完全被打懵了。她以为有张玲慧护着她,就一定不会有事的。哪知道这个穷医生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了?更加郁闷的是这个穷医生身上还自带寒流,让她冻得反应速度都慢了,竟就这样结结实实的挨了一巴掌。

    她难堪的捂着自己左脸颊,愤怒的叫道,“陶笛!你敢打我?”

    陶笛不甘示弱,冷冷的回道,“你敢打我,我就敢打你!都是相互的!!”

    施心雨委屈的扫了一眼张玲慧,张玲慧眸底闪过心疼,怒目呵斥陶笛,“陶笛,你放肆!我从小是怎么教育你的?你看看你把心雨的脸打的都肿了……”

    下面的话,她没有机会说下去,因为季尧的暴风雨般的眼神已经秒杀了她。

    “……”她嘴巴张了张,最后只能伸手轻轻的抚摸施心雨红肿的脸颊。

    施心雨眼眸中迸发出一抹愤怒,伸手挥开张玲慧的手,她算是看出来了。不是她一个人惧怕这个穷医生的气场,就连一向在家里比较霸道的张玲慧也忌惮着穷医生的气场。真是中了邪了,一个穷医生怎么会有这种威慑力?

    眼下这种情况,她断然是不敢再打回去了。她只能耍耍嘴皮子了,冷冷的讥讽道,“真是物以类聚,人以群分。这么看来,你跟这个穷医生还是挺般配的。”

    陶笛虽然是陶家的千金,可大概是因为陶德宽为人很平和善良,所以她并没有被灌输那种高人一等的想法。她觉得每个人都是平等的,有着平等的人格,每个人都应该被尊重。

    她想也不想的吼了回去,“穷怎么了?我们穷的是生活,富的是爱情。你没看见他现在这么保护我吗?幸福在我们眼里,跟你有半毛钱的关系?施心雨你到底哪里来的优越感?你觉得纪绍庭高富帅是不是?可你也别忘了,正是因为这样,纪绍庭身边的诱惑才多。得到跟守得住是两码事,呵呵……我差点忘了,你也才不过上位半年多。小心下一个“施心雨”出现!!”

    施心雨脸色一阵青一阵白,愤怒的说不出话来,“陶笛……你……”以前她就知道这个该死的陶笛性子倔,平时看上去大大咧咧的,可毒舌起来真不是一般人能抵御的。

    季尧在陶笛毫不犹豫袒护他的那一瞬间,那深沉的眸底闪过一丝波动,只不过转瞬即逝。

    这样一出闹剧,让家具卖场的服务员很是尴尬。她的手中还拿着陶笛的卡……

    季尧扫了一眼服务员,从钱包中拿出自己的信用卡递过去。

    服务员秒懂,在这样高冷的气场下反射性的接过卡去刷。

    陶笛水波荡漾的眸子里闪过一丝犹豫,她选的这张皮床其实不太便宜。她这么花大叔的钱,真是有些过意不去。不过,为了照顾大叔的男性尊严,她忍住什么也没说。只扬起唇角,翩然的对着他笑了笑,“谢谢,季医生!”

    她故意用很暧昧的语气说的,这句话里的季医生听在外人眼底当真成了爱人之间亲密的昵称。

    施心雨简直是被气炸了,“打肿脸充胖子可不好,还不知道你这穷医生信用卡额度够不够?”

    服务员已经刷好单,将卡还了回来,“先生,您的卡。还有您的发票,您太太选购的这款皮床今天下午将会送到。”

    施心雨简直是搬起石头砸自己脚,脸色尴尬的近乎扭曲……

    季尧从头到尾都把施心雨跟张玲慧当空气,侧眸看陶笛,“走了。”

    “好。”陶笛推了施心雨一把,“你让开!”

    哪知道她无意的这么一推,竟把施心雨推的跌坐在地上。

    下一秒,就听见施心雨捂着肚子尖叫道,“啊!我肚子好痛……好痛……”

    陶笛蹙眉,明明她刚才根本就没用多大的力气啊。只是,抬眸看见纪绍庭紧绷的脸色时,她瞬间秒懂了。

    心机婊!

    心机婊的N+1次方!!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