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br>    薛雨桐早就开始派人找寻了,可却都是一无所获,其实大家都知道坠入江源生还的可能真的很小。</br></br>    等冷怀然出院的那一天,钱多多来了,只是她的眼睛红肿的吓人。</br></br>    “你怎么了?”虽然所有人都告诉他苏离出差了,但他感觉绝对不是。</br></br>    “你今天可以出院了?”钱多多声音沙哑的可怕。</br></br>    “恩,你们到底怎么回事?为什么我感觉你们所有人都有什么事瞒着我?”冷怀然被这种感觉折磨的要死了。</br></br>    “小离走了。”钱多多眼里的泪水再次落了下来,此时在房间里的冷恩利,冷倩玉都是眼里满含泪水。</br></br>    “走了?去哪里了?”冷怀然有些着急的问道。</br></br>    钱多多示意他们二人先出去,这才一脸认真的看着他,道:“她去世了。”说完这话的她一脸的悲怆。</br></br>    这话一下让他呆若木鸡,回过神来,一脸惨笑的看着她,道:“你是骗我的,你是骗我的,对不对,你说啊,你是骗我的,求你了,告诉我,你是在骗我。”</br></br>    他整个人脸色苍白的吓人,怎么会这样?她肚子里还有孩子啊,她才刚刚怀孕啊。</br></br>    “你冷静点,我知道你一时间接受不了这个现实,但这是事实!”钱多多也快要崩溃了,她的离开对所有人来说倒是一个致命的打击。</br></br>    “你骗我,你骗我,我不信,小离那么善良,她一定不会有事的,我要去找她。”说完神情焦急的推开了钱多多,踉跄的向着外面跑去。</br></br>    冷倩玉看到他的神情,知道他知道了,赶忙拉着他,却被他狠狠的甩开了。</br></br>    “啪”的一巴掌摔在了他的脸上,他就这么神情呆目的站在那里。</br></br>    “她死了,你干什么?大家一直不告诉你,就是怕你伤口裂开,你在干什么?你不想活了?”冷恩利一脸心疼的看着他。</br></br>    “爸,可是小离走了,我还活着干什么?”冷怀然眼里的两行清泪顺着脸颊落下。..</br></br>    “那我们呢?我们算什么?你要是死了,我们这些人怎么活?大家都难过,可是能怎么办?你死了,小离能活过来吗?”冷恩利呵斥道。</br></br>    他不知道需要多久才能解释这个事实,整个人呆呆傻傻的坐在那里,看的人心疼。</br></br>    都说你死了,地球不会停止转动,但是身边的人却需要很久很久才能忘怀这其中的疼,她离去的事实他们需要好久才能接受,然后慢慢忘记,都说时间是最好的解药,可对有的人来说却是最毒的毒药。</br></br>    她的离开,让很多人都忘不了,要说最为难已接受的就是上官晏和冷怀然。</br></br>    八年里,二人几乎像是变了一个人,二人也成为燕京最有名的钻石王老五,都三十有八的人了,却还是单身,甚至都没有传出任何绯闻。</br></br>    又是一个多雪的季节,这是从小离离开以后,南方最冷的一个冬天,虽然比起之前的那个冬天好了不少,但也已经很难见了。</br></br>    她的坟前站着很多人,雪花静静的飘落下来。</br></br>    站在最前面的四人成熟了不少,上官晏和冷怀然更是那股从骨子里发出拒人千里之力的寒意让他们都不敢靠近。</br></br>    苏秦搂着早已经哭的不能自已的施佳菲。</br></br>    她从来没有想到过有一天她会离开她,而且这么的突然。</br></br>    而随着身后站着两个容貌俊朗的年轻男子,只有二十三四的样子,二人一个是董智,还有一个是安鑫。</br></br>    当年治疗回来的董智得知她离去的消息整个人都快要崩溃了,就这么不吃不喝的在她坟前跪了三天三夜,最后直接晕倒在她的坟前。</br></br>    虽然八年过去了,但是谁也没有放弃寻找,大家一直在找寻她的下落,沿着整个江源找,可是却从来没有见过她,甚至尸体都没有看到过。</br></br>    众人呆了很久这才离开,上官晏变的更加成熟了,他整整颓废了一年以后,这才再次回归,回归以后他已经是少将的军衔了。</br></br>    而且短短的七年时间,他的名声响彻了整个华夏,让那些毒贩更是闻风丧胆,七年里,他直接端了左亭最大的毒贩集团,不少边防只要有他驻守,从来没有人干惹事,他成为了华夏有史以来最有作为的特种部队的长官。</br></br>    而且明天有望成为华夏有史以来最年轻的中将。</br></br>    “你那边还没有找到她的消息吗?”上官晏神情冷漠的看着冷怀然。</br></br>    他微微摇摇头,这些年他们一直找,只要有一丝线索,二人谁有时间,就直接赶过去,不管多远。</br></br>    只是每次都是失望而归。</br></br>    “你说她会不会藏起来了?”上官晏提起她的时候,那冰冷的面孔会变的柔和不少。</br></br>    “她一向聪明,这也说不定。”冷怀然笑着道。</br></br>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