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第5章,咬你一口?

    而昏睡了一夜的陶笛,醒来后还有些懵。

    而被她昨晚疯狂行为气的一夜未眠的张玲慧在看见别墅门口停着的那辆出租车时,更是火大的很。

    也顾不得自己一贯表现出的优雅与谦和,愤怒的指着女儿骂道,“陶笛,你还真是长能耐了。你还真的要跟那个穷医生结婚?他连辆车都买不起,打着出租车来接你去登记?这件事要是传出去,我这张脸还要不要?你爸爸的脸还要不要呢?”

    陶德宽昨天崴了脚之后,季尧在他的止痛药水里面加了点麻醉剂,这会还睡着呢。

    大清早别墅里面这么吵吵嚷嚷的,把家里的佣人一个个都吓的低头。

    陶笛被骂的蹙眉,顺着张玲慧的视线,看见了门口的那辆出租车,还有已经下车站在边上抽烟的男人。阳光下,那抹身影那抹的冷傲不羁。细碎的光线倾洒在他修长的身影上,流转出魅惑的弧度。不经意的,她竟看的有些微微的恍惚。

    张玲慧越想越生气,说出来的话更多了刻薄严厉的成分,“你这是什么态度?我在跟你说话,我含辛茹苦的抚养你长大,你就这么对我的?随随便便的弄回来一个男人就结婚了?好歹我们陶家在东城也是小有名望的,你怎么能随随便便就把自己嫁给一个医生?不准去登记!我知道你没心雨那么温婉懂事,没她那么优秀,可你好歹也是陶家唯一的女儿,怎么能嫁给那种人?”她的女儿要是真的嫁了一个穷医生,传出去她岂不是要被那些豪门太太们笑话死了。

    陶笛心底一片悲凉,看着母亲愤怒的近乎狰狞的面孔,她什么话都说不出来。昨夜狗血的事情发生之后,她未从母亲身上得到过只字片语的安慰。母亲现在的愤怒和激动,不过是因为自己没沿着她最初人生设定。说白了,母亲想的只是自己的颜面。如果母亲真的关心她,真的心疼她,真的在意她,她就应该可以发现昨晚她不过是赌气而已。

    这时候,别墅门口又有一辆豪车停下。

    车上下来的一袭浅蓝色长裙的施心雨,她特地将车停在门口出租车的边上,下车的时候,几不可见的蹙眉,眸底闪过一丝轻蔑。只是,在经过男人身边的竟被那股强大的冷冽气场震慑的有些心虚的提步。

    施心雨走进别墅,依旧是笑容温婉动人,“慧姨,小笛。”

    陶笛很想把她轰出去,可是她知道这个家里一向是母亲说了算。微微的叹息,越发的觉得施心雨的面孔太陌生了。昨夜当着纪思绍庭的面故意表现出愧疚和难过,这会纪绍庭不在,她连伪装都省了。

    张玲慧尽管是被气的面色涨红,可是见到施心雨的时候,还是努力挤出了一个微笑,“早餐吃了吗?没吃让管家帮你准备一份?”

    陶笛眉心骨跳动着,真的不知道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