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原本,傅明月就没同意跟夏明朗一起回家,夏明朗自然也就没跟家里人说自己会带女朋友回来。

    这会儿一看到傅明月,夏家二老和夏明朗的弟弟夏明翰都有些傻眼了。

    “这……明朗,这是……”

    “爸,妈,这是我女朋友明月。”

    傅明月温和地笑着,落落大方地喊人:“叔叔好,阿姨好。你好。”

    最后那个“你好”,是对夏明翰说的。

    “哎,好!好!好!”夏妈妈莫春莲猛点头,一连说了三声“好”,可见多激动。

    夏爸爸夏永强也难掩激动,不知道说什么。

    天下父母都一样,孩子小的时候盼着他们健康长大,读书识字。等大学毕业,又盼着他们能够找一份好工作。等工作稳定下来了,就指望他们赶紧结婚生子,成家立业。

    夏家比较贫苦,交学费都不容易,所以夏明朗上学比一般的孩子晚了两年。算起来,他今年已经三十岁了。

    在荣城那样的大都市,三十岁还没结婚的女生都比比皆是,男人就更不算什么了。可是在乡下,过了25岁那就算老了,再不结婚就愁人了。

    夏永强和莫春莲急得都快冒烟了,以至于逢年过节夏明朗回家来,他们都想方设法的给他安排相亲。夏明朗不肯去,他们就找借口把人叫到家里来。可惜,这事儿从来就没成过。

    儿子心里有人。

    他们隐隐约约猜到了,可不管怎么问,夏明朗就是什么都不肯说,被问得烦了就甩下一句:不会让你们没孙子抱的,放心吧!

    怎么放心?眼看儿子都三十了,跟他同龄的人孩子都上小学了,还怎么放心?

    就在几天前,老两口还商量着趁这次假期,一定要给儿子找个合适的人,不能再拖了。没想到,儿子自己把人带回来!

    傅明月不管是样貌气质,那都不是小门小户的女孩子能比的,他们看了就更是笑得合不拢嘴。

    老两口就跟见到了祖宗似的,殷勤地引着傅明月进屋,斟茶倒水,嘘寒问暖,就跟父母见到自己女儿似的。

    傅明月的母亲去得早,八年前更是家破人亡,很久没体会过这样平凡的家庭温暖了。如今被老两口这般嘘寒问暖,心里一阵阵发酸,差点儿就没哭出来。

    喝了茶,傅明月就将给他们准备的礼物拿出来。虽然她没答应跟夏明朗一起回来,礼物却实实在在是她亲自准备的,都是实用的好东西。

    对夏永强和莫春莲来说,只要儿媳妇到位了,给他们带的什么都喜欢。想到明年没准就能抱上孙子了,他们今晚连觉都不用睡了。

    傅明月做了20年的傅家大小姐,很多东西都已经刻在她的骨子里了,就算在牢里待了八年,这些东西也是无法完全磨灭的。所以她就是安静地坐在那,温和地笑着,依然会给人一种高贵优雅的感觉。

    夏家二老虽然没什么学识文化,但毕竟吃了大半辈子的米,一点点眼力还是有的,知道这个未来媳妇只怕不是小老百姓出身。对视一眼,彼此眼里都有着惊喜。

    人大多是有双重标准的。

    如果说夏家有钱有地位,夏明朗带一个普通人家的女孩子回来,老两口肯定会觉得女孩子配不上自己儿子。可如果是反过来,他们只会暗暗高兴,认为自己儿子有本事。

    因为时间实在太晚了,老两口体谅他们又是上班又是开车,就让他们赶紧洗澡睡了。

    傅明月住二楼的客房。

    莫春莲临时换了新买的被褥,上面还有阳光和洗衣液的清香。

    夏明朗住一楼的主卧室。按照他们这边的习惯,老大一定要住一楼的主卧室,否则就不吉利。

    傅明月确实也累了,躺到床上很快便昏昏沉沉地睡着了。

    第二天一大早,她是生生被吵醒的。

    乡下这种小洋房没有什么隔音效果,一楼的厨房里发出的声响,能够传到二楼三楼去。傅家二老说话声调都比较高,他们在下面交谈,傅明月在楼上基本都能听见。

    最要命的是,老人家睡眠少,不到六点钟就起来了!

    傅明月很想睡个懒觉,但想了想,还是咬牙起了床。下床的时候,她只觉得脑袋晕沉沉的,明显睡眠不足的后遗症。她拉开门,却发现夏明朗就在二楼的客厅沙发里坐着,显然在等她起来。

    “吵醒你了?”

    傅明月摇摇头,在他的指引下走进浴室去洗漱。用冷水洗了脸之后,她就觉得清醒多了,精神也跟着好起来。

    “先吃点东西,然后我带你四处走走。”

    “好。”虽然还没走出门口,但她已经感觉到乡下空气的清新了。说真的,她还真想出去走走,看看山野田间的风景。

    到了楼下,莫春莲看到他们一起下来,笑得嘴角都快咧到耳朵那去了。

    “叔叔,阿姨,早上好。”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