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袁春望笑吟吟道:“自是因为受了皇后惩罚,一时想不开,投井自尽。”

    见他这个时候还不说实话,珍儿愈发觉得自己被他当做外人,不由得冷笑一声:“宫里谁没受过罚,区区三十鞭,她为何要自尽?”

    袁春望这人极擅察言观色,见她似乎动了真火,便也不再隐瞒,随手将鸟笼搁在花园里的石桌上,拉着她的手,柔声道:“珍儿,你说过要支持我的,全忘了吗?”

    “我没忘。”珍儿的神色软了下来,却还是带着一丝怀疑,“可皇上对娘娘的误会越来越深,你真是在帮助娘娘吗?”

    “当然。”袁春望信誓旦旦道,“珍儿,只有这样做,才能让娘娘看清皇帝的真面目,让她从自欺欺人中清醒过来!”

    “可是……”珍儿仍有些犹豫。

    她虽然心悦袁春望,却也忠诚于继后,否则也不会被袁春望说服,做下这么多足以杀头之事。

    原先她认为自己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继后,但渐渐的,她觉得越来越不对劲……

    “五阿哥废了,四阿哥是祸首,十五阿哥才多大年纪,现在可以继承大统 的,只剩下十二阿哥。”袁春望柔声似蛊,抚着她的脸颊道,“你看,我实现了自己的诺言,一直在帮助皇后娘娘啊。”

    珍儿有些挣扎道:“可是皇后娘娘越来越痛苦……”

    “长痛不如短痛。”袁春望道,“等到十二阿哥继了大统,皇后娘娘就不会再痛,你我也能有个好结局了。”

    珍儿看着他,眼前这个男人,像一颗裹着蜜糖的毒药,却是她人生中唯一的食粮,要么饿死,要么吃下去,故而挣扎片刻,她终是点了点头,几乎是自欺欺人道:“我信你。”

    袁春望微微一笑,将她搂进怀中。

    珍儿长叹一口气,在他怀里闭上了眼睛,于是没有见到他眼底闪动的那一抹厉色,似断头台上的铡刀,刀起刀落时折射的光芒。

    “五阿哥,四阿哥,都只是个开始。”袁春望抱着珍儿,如同抱着一只受难羔羊,心里冷笑,“我要叫他爱新觉罗家尝尝什么叫做灭顶之灾……”

    众人不知他才是幕后黑手,后宫上下,都在讨论继后的心狠手辣。

    “那宫女身上全是烫伤,鞭痕,还有血窟窿,哎呀,简直不忍心瞧。”

    “听说她是受人凌虐,一时不忿,投井自尽了。”

    “不是说只罚了三十鞭吗?”

    “宫女自戕是大罪,家人都要受到连累,若非受了非人折磨,怎会因为区区三十鞭自尽? ”

    这些话渐渐传到太后耳里,连带着看继后的目光也与平时不同。

    “你的病好些了吗?”太后上下打量她。

    继后平日里打扮素净,今日却一反常态,浓妆艳抹,一身华服,但再厚的妆容也压不住她眼底的乌青,她强掩疲态道:“太后关怀,臣妾铭感五内。不过您瞧,这身衣衫一月前量体裁衣,今日送来竟窄了半寸呢,臣妾比往日还胖了不少。”

    太后点头:“那就好,但也不要强撑着,南巡舟车劳顿,你若受不住,就还是待在宫里……”

    继后立刻接话道:“臣妾的身子已经大好,自要随行侍奉太后……”

    太后脸上闪过一丝不情愿,又迅速掩了去,两人讨论了一会南巡时的随行名单,几个高位嫔妃自然是要一同去的,但在几个阿哥格格上头,却有了些分歧。

    “昭华昭瑜两个贪食,昭华昨儿还一个人吃光一道八宝鸭,克化不了,肚子疼了一整天。”太后摇摇头,“不行,还是将这两丫头一并带上吧,放在紫禁城无人照料,我不放心。”

    继后道:“太后,昭华昭瑜素日顽皮,皇上有心留下她们,好好请教养嬷嬷教教规矩……”

    太后本就不喜欢她,又听她说自己身旁长大的两个格格顽劣,立刻沉下脸来:“那么小的孩子,整日里学规矩,把人都拘傻了。什么叫规矩,我定的就是规矩,我倒想看看,从寿康宫出去的孩子,哪个敢说规矩不好!”

    继后尴尬不语。

    “臣妾也觉得该让她们两个留下。”竟有人开口替她说话,而开口的不是别人,正是魏璎珞,却见她笑吟吟对太后道,“两位格格年纪小,尤其是昭瑜,去年跟着去木兰围场,回来后大病一场,南巡一路奔波,臣妾唯恐她们两个水土不服,不如留下。”

    太后虽然想让这两个孩子作陪,但更关心她们两个的身体,于是叹息道:“那让赵姑姑,周姑姑都留下,再从大宫女里挑四个伶俐的留下伺候,若有半点闪失,唯他们是问!”

    几人又讨论了一番南巡的路线,时间一长,太后渐显困顿,便散了。回宫路上,小全子低声问:“娘娘,您何必管皇后去不去南巡?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